ROR体育_ROR体育在线登录【官方独家推荐】

♠《ROR体育》全球首家一体化移动娱乐客户端官方下载,海量体育竞猜、真人娱乐厅、彩票投注电子游艺等最新娱乐项目掌中体验!

ROR体育_ROR体育在线登录【官方独家推荐】

【兰法2020·优秀裁判文书】省级一等奖的裁判文书了解一下!

被告人谭某,男,汉族,小学文化,无业,住甘肃省榆中县。因本案于2017年8月26日被刑事拘留,同年9月30日被释放,同年11月16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兰州市第三看守所。

被告人党某,绰号党党,男,汉族,初中文化,系甘肃省白银监狱服刑人员。因本案于2018年10月30日被刑事拘留,同年11月28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兰州市第一看守所。

2017年12月11日因犯故意伤害罪被本院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因该案于2017年9月12日被刑事拘留,刑期自2017年9月12日起至2019年9月11日止)。

被告人康某,男,汉族,中专文化,无业,住甘肃省榆中县。因本案于2017年8月26日被刑事拘留,同年9月30日被释放,同年11月16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兰州市第三看守所。

被告人郑某某,男,汉族,初中文化,系甘肃省白银监狱服刑人员。因本案于2018年10月30日被刑事拘留,同年11月28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兰州市第一看守所。

2017年11月15日因犯非法拘禁罪被兰州市西固区人民法院判处拘役三个月,缓刑三个月;2018年7月9日因犯故意伤害罪被本院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二个月,原判非法拘禁罪拘役三个月,缓刑三个月,撤销缓刑部分,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一年二个月(因该案于2017年12月4日被刑事拘留,刑期自2017年12月4日起至2019年2月3日止)。

被告人魏某,男,汉族,初中文化,无业,住兰州市城关区。因本案于2018年10月25日被刑事拘留,同年11月28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兰州市第一看守所。

2018年2月2日因犯故意伤害罪被本院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一年(缓刑考验期自2018年2月23日起至2019年2月22日止)。

被告人石某,男,汉族,小学文化,无业,住甘肃省漳县。因本案于2017年8月25日被刑事拘留,同年9月30日被释放,同年11月16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兰州市第三看守所。

兰州市城关区人民检察院以城检公诉刑诉某某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谭某、党某、康某、郑某某、魏某、石某犯聚众斗殴罪,于2019年3月6日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兰州市城关区人民检察院检察员王龙、代理检察员徐忠宏,被告人谭某、党某、康某、郑某某、魏某、石某,辩护人郑某、史某、于某、滑某、张某、任某、王某、令某到庭参加了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1、2017年8月2日5时30分许,被告人石某因在兰州市城关区酒泉路某公馆内消费时,与该公馆服务生解某发生争执,怀恨在心伺机报复,随后纠集被告人康某、谭某以及杨某某、田某某、马某某、王某某(均为未成年人,另案处理)等人持砍刀、木棒冲入公馆内,与解某发生斗殴事件,后再次将解某强行拉至楼下路边再次进行殴打,作案后逃离现场。被害人解某的伤情经医院诊断为:腹壁软组织损伤、开放性胸部损伤、头皮开放性伤口、上肢肌肉和肌腱损伤。经法医鉴定可评定为轻微伤。

2、2017年7月19日凌晨,因兰州市城关区酒泉路某娱乐会所陪酒服务人员马某甲与该会所服务人员裴某某(另案处理)在某娱乐会所内发生口角,马某甲将此事告知其男友卢某某(另案处理)。后经卢某某纠集,被告人谭某、党某、康某、郑某某、魏某伙同杨某某、马某某等二十余人,在某娱乐会所楼下与裴某某纠集的王某甲(另案处理)等人聚集。某娱乐会所的内保人员约二十余人手持木棒、消防斧亦聚集在会所楼下。在卢某某、裴某某双方协商不成,准备持械斗殴时某娱乐会所内保人员张某甲(另案处理)闻讯赶赴现场,见状手持木棒冲向卢某某一方,双方遂发生械斗。因实力悬殊,卢某某一方四散逃跑。裴某某一方在追逐时发现被告人康某作案时所驾驶的车辆,遂将车上坐的马某甲拉下车打伤并将车辆挡风玻璃砸毁。

3、2017年7月21日,卢某某一方因在兰州市城关区酒泉路某娱乐会所楼下聚众斗殴一案中人员受伤、财物损失,产生不服及报复心理,于是再次与裴某某一方相约到兰州市城关区草场街十字附近聚众斗殴。2017年7月22日凌晨0时许,卢某某纠集被告人谭某、党某、郑某某、魏某及张某乙、李甲、关某某、杨某某、胡某甲(均因该案判决)等人与裴某某纠集的数十名人员在城关区草场街十字再次持械斗殴时,因裴某某一方畏惧后四散逃跑,卢某某一方紧追不舍。后在兰州市城关区九州大道与北滨河中路丁字路口附近,持刀、棍并用拳、脚对裴某某进行殴打,将裴某某致伤,并砸碎裴某某所乘出租车车窗玻璃。被害人裴某某的伤情经医院诊断为:右拇指、左肘关节皮肤裂伤;面部外伤;牙外伤。经法医鉴定可评定为轻伤二级。案发后,被告人魏某及张某乙、李甲、关某某、卢某某赔偿被害人裴某某经济损失并取得谅解。

上述事实,公诉机关提供了相应的证据,认为被告人谭某、党某、康某等人自2017年纠集以来,在共同实施犯罪过程中,形成了以被告人谭某、党某、康某等人为主要成员,人员相对固定的犯罪团伙,属恶势力犯罪。被告人谭某、党某、康某、郑某某、魏某、石某多次持械聚众斗殴,其行为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九十二条之规定,应当以聚众斗殴罪追究刑事责任。被告人党某、郑某某在判决宣告后,刑罚执行完毕前发现漏罪,应数罪并罚。被告人魏某在缓刑考验期内发现漏罪,应撤销缓刑,数罪并罚。请依法判处。

被告人谭某对起诉书指控其参与的三起事实无异议,辩解不构成恶势力,并对九州大道与北滨河中路丁字路口的事实定性为聚众斗殴提出异议。其辩护人提出被告人谭某自愿认罪,系初犯,不构成恶势力犯罪。

被告人党某对起诉书指控其参与的某娱乐会所楼下的事实辩解没有打人,未发生械斗,对指控其参与的九州大道与北滨河中路丁字路口的事实无异议,并提出不构成恶势力。其辩护人提出被告人党某虽参与并实施了共同犯罪,但并不能以此为由认定为恶势力,且属从犯,有坦白情节,被害人有过错。

被告人康某对起诉书指控其参与的某公馆的事实无异议,对指控其参与的某娱乐会所楼下的事实辩解没有参与聚众斗殴,并提出不构成恶势力。其辩护人提出被告人康某参与的某公馆的犯罪系被他人纠集,有坦白情节。涉嫌的某娱乐会所楼下的事实,康某不具备犯罪故意,也没有与他人形成共同犯罪的意思联络,不构成犯罪。本案不应以恶势力犯罪论处。

被告人郑某某对起诉书指控其参与的某娱乐会所楼下的事实辩解不知情,到现场后没有持械参与聚众斗殴,并提出指控其参与的九州大道与北滨河中路丁字路口的事实其已被判刑。其辩护人提出起诉书指控被告人郑某某涉嫌的某娱乐会所楼下的事实,郑某某未参加聚众斗殴,不是积极参加者,不构成犯罪。指控的九州大道与北滨河中路丁字路口的事实郑某某已被判刑处罚。

被告人魏某辩解不是有意犯罪,到某娱乐会所楼下后没有持械参与聚众斗殴。其辩护人提出被告人魏某在起诉书指控参与的某娱乐会所楼下的犯罪事实中起次要作用,且到案后如实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实。

被告人石某辩解在某公馆楼上没有殴打被害人。其辩护人提出被害人有过错,被告人石某有坦白情节,且系初犯。

经审理查明:2017年以来,被告人谭某、党某、康某及杨某某、马某某(另案处理)等人经常纠集在一起,成员较为固定,以暴力、威胁等手段,在兰州市城关区区域内多次实施持械聚众斗殴违法犯罪活动,为非作恶,欺压百姓,扰乱社会生活秩序,造成较为恶劣的社会影响,形成了以被告人谭某、党某、康某为纠集者,杨某某、马某某等人为主要成员的恶势力。具体犯罪事实如下:

(一)2017年7月19日凌晨,兰州市城关区酒泉路某娱乐会所陪酒服务人员马某甲与该会所服务人员裴某某(另案处理)在某娱乐会所发生口角,马某甲将此事告知其男友卢某某(另案处理)。后卢某某纠集被告人魏某和马某某(另案处理)等人并通过被告人谭某、党某等人纠集被告人康某、郑某某和杨某某(另案处理)等二十余人携带木棒、砍刀,在某娱乐会所楼下与裴某某纠集的王某甲(另案处理)等人聚集。在卢某某、裴某某双方协商时,某娱乐会所内保人员张某甲(另案处理)闻讯赶赴现场,见状手持木棒冲向卢某某一方,某娱乐会所内保人员手持木棒、电警棍伙同裴某某一方与卢某某一方发生械斗时,因实力悬殊,卢某某一方四散逃跑。裴某某一方在追逐时发现被告人康某作案时所驾驶的车辆,遂将车上坐的马某甲打伤,并将车玻璃砸毁。

1、马某甲证实,2017年7月19日,在某娱乐会所和“毛毛”发生争执后告诉了卢某某,后卢某某和“毛毛”各叫了一帮人到某娱乐会所门口。某娱乐会所的内保以为我们惹事冲出来赶我们,我和卢某某及他叫来的朋友以及“毛毛”还有他叫来的一部分人就跑了。我被卢某某的朋友带上一辆车,后被人从车上拉下来摔在地上,用洋镐把打我的头部及全身。过了几天,卢某某打电话说把“毛毛”打了。

2、卢某某证实,2017年7月一天凌晨0时许,女朋友马某甲打电话说她和某娱乐会所的“毛毛”发生争吵,让我叫些人给她涨精神,帮忙打架。我就给魏某打电话让他去涨精神及帮忙打架。我和魏某到南关十字某娱乐会所楼下见站了十几个人,我俩担心打架吃亏就打电话叫人,我给王某乙打的电话,魏某给张某乙打的电话,让他们到某娱乐会所楼下帮忙涨精神、打架。后陆陆续续来了约二十多个人,有王某乙、张某乙、康某乙、党某,我就给“毛毛”打电话让他下来。“毛毛”出来后我俩说话时,一个人走到跟前骂我,我叫来的人不知谁喊了句“打”,我们一伙人就往某娱乐会所右拐的方向跑到路边一辆长城哈弗车从后备箱里取洋镐把和砍刀,我也拿了一根洋镐把,某娱乐会所的十几个内务拿洋镐把和电警棍冲过来,我们就跑了。后魏某说马某甲的头被打伤,康某乙开的车被砸坏。砍刀和洋镐把是康某乙开的车上的,我向康某乙付了3000元的维修费,给王某乙200元的车马费,给魏某四、五百元的车马费。

3、马某某证实,2017年7月一天凌晨,卢某某打电话说他对象在某娱乐会所被人打了,让我给他涨精神帮着打架。我到后见到卢某某、“伟伟”及四、五个不认识的小伙,卢某某说他对象被某娱乐会所叫“毛毛”的打了一巴掌,他要等“毛毛”下来打架。康某开着越野车和谭某、杨某某、“党党”、“二蛋”也来了。“毛毛”从某娱乐会所下来和卢某某吵起来并打电话叫人。我们这边陆续来了20人左右,对方也陆续来了十几个小伙。“毛毛”和卢某某谈着时,某娱乐会所出来七、八个手拿电棒、砍刀、洋镐把的内务朝我们冲过来,康某喊我们取东西,我们从车后备箱拿上东西后冲过去准备打架,某娱乐会所的内务和“毛毛”叫来的人猛的很,我们就跑了。后听谭某说他们在大沙坪附近和“毛毛”约着打架,把“毛毛”打了一顿。

康某是我们的哥,我、卢某某、谭某、杨某某、“二蛋”、“党党”、“伟伟”都是康某的小弟,他叫我涨过两次精神,一次是某娱乐会所楼下打架之后半个月,他叫我去要账,去的人有康某、我、谭某,我挣了200元。第二次是2017年8月2日或3日在南关十字KTV打架。我在卢某某等人面前说叫“马某乙”,“党党”的真实名字叫党某,“二蛋”的真实名字叫郑某某。

4、胡某甲证实,2017年7月一天凌晨,“军军”打电话说他在某娱乐会所楼下准备和别人打架,对方是康某乙,让我给他涨精神。我到甘南路和酒泉路十字西北角时,卢某某和马某乙及一帮小伙从某娱乐会所方向跑过来,后面追的人里有王某甲和某娱乐会所的好多保安,他们手里拿着洋镐把。到某娱乐会所楼下见到“军军”,他说“毛毛”和卢某某打架,他给“毛毛”涨精神,某娱乐会所的保安也给“毛毛”涨精神,把卢某某他们打跑了。

5、裴某某(外号毛毛)证实,2017年7月中旬一天凌晨1时许,在某娱乐会所3楼一包厢门口和陪酒服务人员马某甲发生争吵。担心马某甲找人收拾我就给蔡某某、王某甲打了电话,马某甲的男朋友卢某某和蔡某某认识,让蔡某某过来给卢某某说一下我们和解。我的想法是先谈,万一谈不拢打起来我也有人。后蔡某某打电话说他已到楼下见对方来了二十多个,让我下去说一下。我到某娱乐会所门口见对方二十多人,马某甲也在,他们过来将我围在中间,蔡某某和他两个朋友也过来,蔡某某让我和卢某某到旁边说一下,都是朋友。这时我叫来涨精神的王某甲也来了。我和卢某某往南走了20多米,听见张某甲喊了一声“干啥的,黑社会吗”,卢某某他们就往南面跑,张某甲带着四个内务拿的洋镐把在后面追。卢某某的人跑到一辆车旁边拿出洋镐把、砍刀、红缨枪反冲过来,一拿洋镐把的打在我右侧肩部,将我打倒在地。张某甲他们冲过来,卢某某一帮跑了,他们有人上了车,我们将车围住把马某甲拉下来,王某甲用洋镐把朝马某甲头上打了两棒子,并用洋镐把将车辆的前挡风玻璃砸了。我拿洋镐把准备砸车,被蔡某某拉住。

6、王某甲证实,2017年7月一天23时许,“毛毛”打电话说有人要打他,让我到某娱乐会所来涨个精神。我和高某到某娱乐会所楼下见到“毛毛”和胡某某及不认识的三、四个小伙,对方有二十来个小伙手拿木棒、红缨枪。“毛毛”和胡某某过去和对方几个小伙说话,其中一小伙叫“党党”。他们说了一会后胡某某上楼带着某娱乐会所的十几个保安手拿洋镐把和警棍下来冲过去打对方的人,我和高某等人也跟着冲过去,对方的人打不过就跑了。过了几天,“毛毛”的朋友“海某”说“毛毛”和“党党”他们在草场街十字约架被打伤。

7、王某丙证实,2017年7月一天凌晨1时许,“毛毛”和马某甲在某娱乐会所大厅吵架,都说要叫人收拾对方,我过去劝开。后“毛毛”说马某甲叫的人在某娱乐会所楼下,他叫的人也到了,我让他赶快离开。我到楼下见胡某某在门口站着,秦某某、张某甲先后来到门口,某娱乐会所门口聚集了二、三十个人,双方打了起来,张某甲带着四、五个内务手拿洋镐把、电警棍冲了过去,对方跑掉了。

8、赵某某证实,2017年7月一天凌晨0时许,“毛毛”和一女的争吵后在监控室见楼下来了十几个小伙准备上楼,我们下楼后对方见我们人多就再没有上楼。后“毛毛”的朋友来了,张某甲来后骂对方并拿洋镐把冲过去,我们拿洋镐把、电警棍跟着追过去,对方的人跑了。“毛毛”和他朋友从路边停的一辆车上拉下一女的打了一顿。

9、张某甲证实,2017年7月一天凌晨0时许,靳某某打电话说“毛毛”和一女陪酒服务人员发生矛盾,双方各叫了一伙人约在某娱乐会所楼下准备打架。我到后见某娱乐会所的秦某某、靳某某、王某丙、胡某某、李某甲、常某甲、赵某某、杨某乙等人在门口站着,“毛毛”叫来的一伙人和对方的一伙人都在,“毛毛”和对方的人在说话。秦某某让我把对方的一伙人赶走,我就到跟前骂着让他们到别的地方去。对方一伙人和“毛毛”叫来的一伙人往某娱乐会所南边走,我听到对方有人骂我们,就从一内务手中接过一根洋镐把冲过去,某娱乐会所的其他内务也手拿洋镐把和电警棍冲向对方,“毛毛”可能想着我们帮他打对方,就在我们前面冲向对方,对方的人拿着砍刀和“毛毛”打起来,我们到达后对方的人跑了。

10、靳某某证实,2017年夏天的一天凌晨,听员工说某娱乐会所楼下有人要打架,到门口见公交车站跟前站着十几个小伙,“毛毛”也在,南面天桥下站着十几个小伙,某娱乐会所的内务在门口停车场站着,手拿洋镐把、电警棍,我就给张某甲打了电话。“毛毛”和对方发生口角,张某甲来后从内务手里拿一根洋镐把冲过去,我们内务和“毛毛”叫来的小伙跟着冲过去,对方小伙跑到甘南路从停着的一辆越野车后备箱拿出凶器朝我们反冲过来,我们内务身高、体形比对方厉害,他们跑掉了。“毛毛”和他叫来的朋友用洋镐把将对方车玻璃砸了。

11、常某甲证实,2017年7月一天凌晨,在某娱乐会所上班时,王某丙、秦某某到内务待的监控室说有人要找“毛毛”的麻烦,让我们把东西准备好。后听到对讲机里有人喊“内务全部拿东西到楼下来”,我们拿洋镐把、电棒到某娱乐会所楼下见“毛毛”和对方争吵。张某甲来后从内务手里接过一根洋镐把,边骂边冲过去,我们拿着东西跟着冲过去,对方的人朝南边跑,我们和“毛毛”叫来的人追,对方的人跑到一报刊亭后面拿出洋镐把、刀、钢管等朝我们冲过来,还有人到路边一辆越野车后备箱取出刀、洋镐把、钢管,准备和我们打架。他们发现我们人多就跑了。“毛毛”和他一起的十几个小伙用洋镐把将对方的车砸了,还把车里的一女的用洋镐把朝身上打了几下。

12、赵某丙证实,2017年7月一天凌晨,在某娱乐会所上班时,见王某丙、秦某某到过监控室,后听到对讲机里靳某某喊把洋镐把和电警棍拿下来。我们拿洋镐把和电警棍到楼下见“毛毛”及他叫来的人和对方的十几个小伙发生争执。张某甲来后从保安手里接过一根洋镐把,边骂边冲向对方,我们拿着东西也冲上去,对方的小伙往南面跑,我们和“毛毛”及他朋友追过去。“毛毛”和他朋友从路边一辆越野车上拉下一姑娘殴打,还砸了车玻璃。

13、李某甲证实,2017年7月一天凌晨2时许,某娱乐会所楼下停车场来了二十几个小伙,某娱乐会所一商务助理下楼后对方走到他跟前。秦某某让我用对讲机喊内务把东西带上下来,靳某某、赵某某、常某甲、张某丁等人手拿洋镐把和电警棍下来。那个助理领着他叫来的人和对方吵起来,张某甲来后从靳某某手里拿了一根洋镐把朝对方跑过去,内务跟着冲了过去。

14、秦某某证实,2017年夏天的一天凌晨,内务打电话说某娱乐会所楼下来了二十多个小伙拿的刀,我让内务把洋镐把准备好,如对方往楼上冲就制止住。我往某娱乐会所赶时,王某丙打电话说是“毛毛”和一陪酒小姐发生口角,小姐叫来一帮人要打“毛毛”。我到某娱乐会所楼下见“毛毛”叫来十来人,对方二十人左右,双方进行争执,某娱乐会所的四、五个内务在门口站着。我和王某丙劝“毛毛”不要打架时,张某甲来后边骂边冲过去,我们的内务也冲上去,对方往南跑,张某甲和内务、“毛毛”和他朋友追过去。

15、张某丁证实,2017年7月一天凌晨0时许,某娱乐会所停车场来了四、五个小伙,我见“毛毛”和一女的在某娱乐会所一楼电梯口吵起来,后停车场来的人越来越多。靳某某、李某甲、赵某某、常某甲等人手拿洋镐把从楼上下来,张某甲来后拿洋镐把骂着朝对方走过去,我们内务拿着洋镐把跟在张某甲后面,还有十几个我不认识的人手拿棒球棒朝对方走过去,对方跑了,张某甲他们追了过去。

16、哈某某证实,听说社会上的人找“毛毛”的麻烦,双方约着打架,张某甲提洋镐把将对方的人打跑,对方约二、三十人。除毛毛叫来的人外,某娱乐会所的保安也参与了,大约二十人。是李某甲和靳某某在事发当晚给我说的。

17、张某戊(兰州某汽车商贸有限公司法人代表)证实,2017年7月3日,康某从我公司租赁了一辆哈弗越野车,同年8月初一天凌晨6时许,收到陌生号码发来的短信说他是康某,车辆放在我公司门口。我见车后备箱外侧、后玻璃、后保险杠全是血,后备厢里放着砍刀、洋镐把、棒球棒,凶器上也有血。

18、辨认笔录,胡某甲辨认了马某某(马某乙);胡某甲、卢某某、张某乙、魏某、赵某某辨认了裴某某(毛毛);卢某某辨认了马某甲、王某乙、张某乙、魏某、康某;魏某辨认了康某(康某乙);裴某某辨认了王某丙、赵某丙;赵某某辨认了王某甲;常某甲辨认了邵某某。

19、现场指认笔录及照片,党某、郑某某、魏某、卢某某马某某、杨某某指认了某娱乐会所楼下就是斗殴现场。

21、抓获经过、破案经过,公安机关在侦办朱津良犯罪团伙相关案件过程中,通过调查走访发现康某等人于2017年7月19日与朱津良犯罪团伙成员聚众斗殴的犯罪线日将魏某传唤到案,同年10月30日将郑某某、党某从白银监狱押回。

22、杨某某证实,2017年7月一天22时许,和谭某等人在一起时,谭某接了个电话后说去某娱乐会所。我们去后见到党某、魏某、张某乙等人。“毛毛”从某娱乐会所下来先后和一女的及“东子”吵起来,“毛毛”身后跟过来二十几个手拿木棒的男子,“东子”、党某等人从车后备箱取出木棒和“毛毛”吵起来,后打了起来,对方人多我们就跑了。后到白银路立交桥下找到谭某,康某、党某等人也在,见我们开去的车玻璃碎了,车身有被砸的小坑。

23、被告人康某的供述,2017年7月一天22时许,和谭某及他的两三个朋友驾车在火车站附近,谭某接了个电话后说他要到某娱乐会所给朋友帮忙,用一下车。我让他小心点,别把车弄坏,谭某开我租的车拉着他朋友走了。后谭某打电话说车玻璃被砸,我赶到酒泉路和甘南路十字见谭某和党某,还有十几个不认识的小伙在车跟前,车窗玻璃被砸碎,引擎盖、车顶都被砸。

24、被告人谭某的供述,2017年7月一天22时许,和康某、杨某某驾车在火车站附近,党某给我打电话说他兄弟的女朋友在某娱乐会所被人欺负,让去涨精神。我和康某、杨某某过去把车停到甘南路与酒泉路十字路边,到某娱乐会所楼下停车场见党某、郑某某等人,后蔡某某领着四、五个小伙到停车场,康某认识蔡某某,蔡某某说“毛毛”叫他来涨精神。我们正说时又来了一群人,害怕打架吃亏,我和杨某某、党某从车后备箱拿了棒球棒、洋镐把、砍刀,返回停车场时见是王某甲带的人,王某甲和康某认识,我们说话时某娱乐会所的内务手拿洋镐把、电棒冲过来,我们拿东西准备冲过去打时,见对方人多打不过就跑了。后到车跟前见玻璃被砸碎,引擎盖、车顶被砸。

25、被告人党某的供述,2017年7月一天22时许,和康某乙、谭某、郑某某及康某乙的几个朋友在车上,卢某某的朋友打电话说卢某某的女朋友被某娱乐会所的“毛毛”欺负,让我叫上几个人过去帮忙涨精神。我们到某娱乐会所见到卢某某、魏某等人,“毛毛”及某娱乐会所的七、八个内务在门口站着。康某乙认识“毛毛”,过去和“毛毛”说话,后“毛毛”叫的蔡某某来了,我认识蔡某某过去和他说话,并见康某乙和王某甲说话。双方的人吵起来后见某娱乐会所的内卫和王某甲、蔡某某等人手拿洋镐把、电警棍冲过来,我们从康某乙开的车后备箱取出洋镐把、砍刀冲过去,见对方人多害怕吃亏就跑了。

26、被告人郑某某的供述,2017年7月一天凌晨0时许,和张某乙或党某在一起,他们接了电话后叫我到某娱乐会所。去后见到卢某某说他女朋友在某娱乐会所上班时被“毛毛”欺负,魏某、党某、张某乙等人都在,康某乙和谭某、杨某某也来了,某娱乐会所门口站着十几个内务。王某甲也来了,我和康某乙给王某甲打招呼,王某甲说是“毛毛”打电话叫他来帮忙打架涨精神。卢某某和“毛毛”谈判时,某娱乐会所的人手拿洋镐把、电警棍冲过来,王某甲也冲过去打我们的人,我们的人被打跑。某娱乐会所的人和王某甲等人围住康某乙的车,把卢某某的女朋友打了一顿,并用洋镐把砸车。卢某某和“毛毛”没有就此事罢休,过了几天双方又纠集人员约着在草场街十字打架。

27、被告人魏某的供述,2017年7月一天23时许,卢某某打电话说他女朋友马某甲在某娱乐会所被“毛毛”欺负,叫我去涨精神。我和他到某娱乐会所楼下见到“毛毛”、蔡某某等人,后我们这边的党某、郑某某、李甲、康某乙等陆续到了,“毛毛”一方的人也陆续增加。卢某某、马某甲和“毛毛”谈时吵起来,我们一方的人从康某乙开的车后备箱取出洋镐把往某娱乐会所方向走,对方的人拿洋镐把、电棒追过来,对方人多我们就跑了。

(二)2017年7月21日,卢某某与裴某某因某娱乐会所楼下聚众斗殴的事,产生不服及报复心理,双方再次相约到兰州市城关区草场街十字附近聚众斗殴。7月22日凌晨0时许,卢某某通过张某乙(因本起犯罪事实已判刑)及被告人党某等人纠集被告人谭某和被告人郑某某、魏某及李甲、关某某、杨某某、胡某甲(均因本起犯罪事实已判刑)等人携带木棒、砍刀与裴某某纠集的十几名人员在草场街十字再次持械斗殴时,因裴某某一方畏惧后四散逃跑,卢某某一方追到九州大道与北滨河中路丁字路口时,持刀、棍并用拳、脚将裴某某殴打致伤,并砸碎裴某某所乘出租车的车窗玻璃。被害人裴某某经医院诊断为右拇指、左肘关节皮肤裂伤,面部外伤,牙外伤。经法医鉴定可评定为轻伤二级。

案发后,被告人魏某及张某乙、李甲、关某某、卢某某家属赔偿裴某某经济损失48000元,取得谅解;出租车司机冯某某收到张某乙家属赔偿的车辆维修费及误工费共计3580元。

1、裴某某证实,2017年7月一天19时许,和周甲、梁甲吃饭时张乙打电话要我去谈判,后我们约在草场街十字见面。我给蔡甲打电话让他带几个朋友到大沙坪十中附近,我到张苏滩菜市场附近取了四根木棒到大沙坪十中附近找到我朋友。我们十六、七人走到草场街十字,我和张乙他们谈判时,一辆车上下来三、四个人从后备箱拿出砍刀等,我们就跑了。我和梁甲坐出租车到九州大道和北滨河路丁字路口时,两辆车把出租车截住,下来七、八个人手拿刀和棒将出租车围住,党某用刀把车玻璃砍碎,他们拿刀、棒等将我打伤,后把我送到了医院。

2、周甲证实,2017年7月21日19时许,裴某某打电线时许,他让我到大沙坪十中附近一小道里。我叫了三个朋友到后陆续来了二十几人,裴某某说将对方约在草场街十字附近的焦点网吧门口,我们拿着木棒到了焦点网吧门口,裴某某等人和对方说话时,从一辆车上下来五、六个人手持管制刀具及铁棒冲过来,我们就跑了。

3、周甲证实,2017年7月21日21时许,裴某某说有人要打他让我们过去帮忙,和梁甲、梁甲到草场街十中后陆续来了17人左右。我们到草场街十字附近,裴某某过去和对方说线个人从后备箱拿出红缨枪、砍刀,我看情况不对就跑了。

4、梁甲证实,2017年7月21日晚上,裴某某说有人要打他让我们陪他过去,到草场街十中后陆续来了十六、七人。我们到草场街十字附近,裴某某过去和对方说话时,有人跑过来,我们就跑了。

5、梁甲证实,2017年7月一天裴某某与别人相约打架,在九州大道与北滨河中路丁字路口,对方拿棍、刀打裴某某,我右腿也被打了两棍,出租车的玻璃被打破。

6、卢某某证实,2017年7月一天,“毛毛”打电话让我到草场街十字解决他和我对象打架的事,让我把张某乙也叫上。后张某乙打电话让我到东岗镇立交桥,去后见到张某乙、党某、魏某、关某某等人,我们到草场街十字和“毛毛”说话时,党某、魏某、关某某、“二蛋”等人从车后备箱取出砍刀,“毛毛”就跑了。

7、张某乙证实,2017年7月一天,“毛毛”打电话让我到草场街十字商量他和卢某某对象的事。后和党某、“二蛋”(郑某某)、魏某、“东北”(李甲)、关某某在东岗立交桥等上党某叫来的人,卢某某、王某乙也来了,我们又到段家滩路纺研所附近接上“盼望”后到草场街。我和卢某某下车后在一楼洞里见“毛毛”等十几个人,墙上立着洋镐把和砍刀,我就给党某打电话让他们过来。他们拿着钢管、大刀、木棒、斧头过来后“毛毛”等人跑了。到九州大道与北滨河中路丁字路口时,见“毛毛”在一辆出租车上,我和党某、郑某某、“小田”(杨某某)、“凯凯”(谭某)、魏某等人拿砍刀、洋镐把等将“毛毛”打伤,把车窗打破。和“毛毛”约架是因为几天前卢某某和“毛毛”约着在某娱乐会所楼下打架,卢某某他们被某娱乐会所的内保打跑,开的车被砸了,卢某某的对象马某甲的头被打破。

8、胡某甲证实,2017年7月21日20时许,张某乙打电话让我跟他去涨精神,他们接上我后见车上有张某乙、党某、李甲、关某某、魏某、卢某某,张某乙说“毛毛”打电话要解决卢某某女朋友被打的事。我们到草场街十字天桥下,张某乙和卢某某下车进了一小道里,后张某乙打电话让我们过去,我们从车后备箱拿上砍刀、木棒进到道子里,见里面站着二十几个手拿木棒和刀的小伙,我们冲过去准备打架时对方跑了。到九州大道与北滨河中路丁字路口时,见“毛毛”在一辆出租车上,我和张某乙、党某、李甲、关某某、魏某、“二蛋”、谭某、杨某某等人拿洋镐把、砍刀等将“毛毛”打伤。

9、关某某证实,2017年7月21日20时许,和张某乙,“党党”(党某),“东北”(李甲),“二蛋”(郑某某),魏某在一起,张某乙接到卢某某电话后说“毛毛”叫卢某某谈事情。我们在东岗立交桥等上卢某某后,“党党”打电话叫来一辆车,我们到段家滩菜市场接上胡某甲后到草场街十字天桥下。卢某某和张某乙先下车,后“党党”接到张某乙电话让我们过去,我们从车后备箱拿出洋镐把、砍刀冲过去,对方跑了。追到九州大道与北滨河中路丁字路口时,见“毛毛”在一辆出租车上,我们拿洋镐把、砍刀等将“毛毛”打伤,把车玻璃砸了。

10、李甲证实,2017年7月一天,“毛毛”给张某乙打电话要谈卢某某对象被打及康某车被砸的事。后和张某乙、党某、“二蛋”、魏某、关某某到东岗立交桥,张某乙打电话叫了卢某某、“盼望”,党某打电话叫了康某、杨某某、谭某。我们到草场街后张某乙和卢某某先下车,后张某乙给党某打电话让我们过去,我们从车后备箱拿了刀、斧子,“毛毛”他们跑了。到九州大道与北滨河中路丁字路口时,见“毛毛”在一辆出租车上,我们拿洋镐把、砍刀等将“毛毛”打伤。

11、杨某某证实,某娱乐会所的事后,党某给谭某打电话说“毛毛”约着打架,和谭某、党某、郑某某、李甲、张某乙、魏某、卢某某等人到草场街十字附近,后在北滨河中路与九州大道丁字路口将“毛毛”打伤。是党某打电话叫的谭某,谭某又叫的我。

12、冯某某证实,2017年7月22日,驾驶出租车拉了两个小伙行驶到九州大道与北滨河中路丁字路口时,七、八个人手拿棒球棒和砍刀将车上的两个小伙打了,并将出租车玻璃砸破。

13、现场指认笔录及照片,谭某、张某乙、李甲、魏某、关某某等人指认兰州市城关区北滨河中路与九州大道丁字路口就是殴打裴某某的现场。

14、辨认笔录,张某乙、李甲、胡某甲、郑某某辨认了谭某(凯凯);梁甲、梁甲、周甲、周甲、关某某、李甲、魏某、裴某某辨认了张某乙;张某乙辨认了裴某某(毛毛)、卢某某、魏某、李甲、关某某、郑某某(二蛋);李甲辨认了关某某、郑某某、杨某某(小田)、胡某甲、党某;魏某辨认了李甲、胡某甲;关某某辨认了党某(党党)、郑某某(二蛋)。

16、病历材料,被害人裴某某经医院诊断为右拇指、左肘关节皮肤裂伤,面部外伤,牙外伤。

18、收条、谅解书,冯某某收到张某乙家属赔偿的车辆维修费及误工费,共计3580元;被告人魏某及张某乙、李甲、关某某、卢某某家属赔偿裴某某经济损失48000元,取得谅解。

19、案件来源、破案经过,2017年7月22日1时许,公安机关接到出租车司机报警后,经侦查,发现谭某、党某、郑某某、魏某等人涉案。

20、被告人谭某的供述,2017年7月21日20时许,张某乙打电话让我去给他帮忙涨精神。我和杨某某先到东岗镇立交桥见到张某乙、魏某、“东北”、“党党”、“二蛋”后去段家滩接上胡某甲。我们到草场街十字谈判时,双方又打起来,“毛毛”在逃跑过程中被我们发现在一辆出租车上,我们持洋镐把、砍刀等将“毛毛”打伤,将出租车玻璃砸破。

21、被告人党某的供述,某娱乐会所的事后,张某乙打电话说“毛毛”给他打电话要把上次的事谈一下。张某乙纠集卢某某和我及郑某某等十几个人到草场街十字谈判时,双方又打起来,“毛毛”在逃跑过程中被我们发现在一辆出租车上,我们持洋镐把、砍刀等将“毛毛”打伤,将出租车玻璃砸破。后把“毛毛”送到了医院。

22、被告人郑某某的供述,2017年7月21日20时许,和张某乙、党某、李甲、关某某、魏某在一起,张某乙接到卢某某电话后说“毛毛”叫卢某某谈事情。见到卢某某后党某打电话叫来“小田”(杨某某)和“凯凯”(谭某),他们车上还有康某乙,半路上康某乙有事离开。我们又接上胡某甲到草场街十字天桥下,见张某乙和党某他们手拿长刀和木棒从马路边一小道里跑出来,张某乙说追,到九州大道与北滨河中路丁字路口时,见“毛毛”在一辆出租车上,我们拿砍刀、洋镐把等将“毛毛”打伤,将出租车的玻璃砸破。

23、被告人魏某的供述,2017年7月一天,张某乙接了个电话后说“毛毛”让他和卢某某去解决事情。后和党某、“二蛋”(郑某某)、“东北”(李甲)、关某某、卢某某、“盼望”到草场街,张某乙和卢某某先下车,后给党某打电话让我们过去,我们过去后“毛毛”他们跑了。到九州大道与北滨河中路丁字路口时,见“毛毛”在一辆出租车上,我们打了“毛毛”,将车窗打破。

24、刑事判决书、社区矫正执行通知书,2018年2月2日、7月9日、11月20日,张某乙、李甲、魏某、胡某甲、杨某某、关某某因本起犯罪事实被判刑。其中,被告人魏某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一年(缓刑考验期自2018年2月23日起至2019年2月22日止);

2017年11月15日,郑某某因犯非法拘禁罪被兰州市西固区人民法院判处拘役三个月,缓刑三个月。2018年7月9日因本起犯罪事实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二个月,原判非法拘禁罪拘役三个月,缓刑三个月,撤销缓刑部分,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一年二个月;

(三)2017年8月2日5时30分许,被告人石某到兰州市城关区酒泉路乾昌大厦五楼某公馆,与该公馆服务生解某发生争执,怀恨在心伺机报复,随后通过被告人康某等人纠集被告人谭某及杨某某、田某某、马某某、王某某(已判刑)等人持砍刀、木棒冲入某公馆KTV内,并持刀对劝阻的乔某某进行威胁,在殴打解某后将解某强行拉至楼下路边继续殴打,作案后逃离现场。被害人解某的伤情经医院诊断为腹壁软组织损伤、开放性胸部损伤、头皮开放性伤口、上肢肌肉和肌腱损伤,经法医鉴定可评定为轻微伤。

1、被害人解某(某KTV大堂经理)的陈述,2017年8月2日凌晨3、4时许,在店内包厢陪客人喝酒时,闯进来三、四个黑衣小伙找姓杨的男子,包厢里没姓杨的,临走时一小伙说让我等着瞧。后在大厅门口,好多手拿棍棒、长刀的黑衣小伙围住我打,把我打倒后拉进电梯下楼,拉到人行道边电线杆围住我打,我挣脱后跑进路边一牛肉面馆,他们追进来把我拉到路边塞进一越野车后备箱,我踢开后备箱门跑到马路中间向过往车辆求救。

2、魏某甲的证言,2017年8月2日凌晨4时许,在KTV内十几个手拿棒子的人在办公室门口打解某,他们把解某推到办公室打,又拉进电梯下楼。后我在马路对面东方会路口见解某身上都是血。

3、马甲的证言,2017年8月2日凌晨4时许,在某KTV见包厢内有人吵架,我们劝出后他们和解某吵了一会离开。半小时后,我在监控室见十几个手提砍刀的人冲上来打解某,把解某拉下楼。后我们在马路对面东方会楼下见解某上衣被撕掉,后背流血,有一道刀口。

4、乔某某的证言,2017年8月2日凌晨5时许,石某和五、六个人到某KTV和包厢内的客人吵架,我们劝出后,石某打电话叫来一群手拿木棒和砍刀的人,我堵在电梯门口不让他们进,其中一个人拿刀架在我脖子上让我滚开。后同事告诉我解某被打了。

5、何某某的证言,2017年8月2日凌晨4时许,在KTV见三、四个人冲进解某的包厢内发生争执,被我们劝开。凌晨5时许,在大厅见好多小伙把解某推到办公室门口拳打脚踢,又拉进电梯下楼。后在楼下见他们把解某从牛肉面馆门口往马路中间拉,我就打电线、指认现场笔录及照片,谭某、康某、石某、王某某、田某某、马某某、杨某某指认了犯罪现场。

7、录像截图指认及视频截图,石某、康某、谭某、王某某、田某某、马某某指认了案发时的视频。

8、辨认笔录,解某、乔某某、康某、谭某、田某某、马某某、王某某、杨某某辨认了石某(雄娃);康某、田某某、马某某、王某某、杨某某辨认了谭某(凯凯);谭某、田某某、马某某、王某某、杨某某、石某辨认了康某(康某乙、涛涛);田某某、王某某、杨某某、谭某、康某辨认了马某某(马某乙);马某某、王某某、杨某某、谭某、康某辨认了田某某(马丙);田某某、马某某、杨某某、谭某、康某辨认了王某某(三眼);谭某、康某、王某某、田某某、马某某辨认了杨某某。

9、病历材料,被害人解某经医院诊断为腹壁软组织损伤,开放性胸部损伤,头皮开放性伤口,上肢肌肉和肌腱损伤。

11、案件来源、抓获经过,2017年8月2日5时50分许,公安机关接到受害人解某的报警后,于同年8月24日抓获石某,8月25日抓获康某、谭某。

12、杨某某证实,2017年8月2日凌晨4时许,“涛涛”接了个电话说“雄娃”让人欺负了,让我们帮忙打架。我、“涛涛”、谭某(凯凯)、谭经强(强强)、裴甲、“盼望”、“和尚”、“岁地个”、“马某乙”、“小勇”、“马丙”、“三眼”、“东子”、“腰子”分坐“涛涛”和谭某的车到南关十字一KTV楼下,见“雄娃”拿着一根洋镐把,“涛涛”让我们把车上的刀拿上,他们上楼去了,我和谭经强、“小勇”、“岁地个”、“和尚”没有上去。后他们拉着一小伙下楼,我们用脚踏、用刀背砍那小伙,“马某乙”、“马丙”、“三眼”将那小伙往车后备箱拉,那小伙反抗挣脱跑了。后到雁滩大润发“涛涛”说他跟“雄娃”要6000元,“雄娃”没有,过两天“雄娃”把钱打给他后给我们分钱。

13、王某某证实,2017年8月一天晚上,“涛涛”接了个电话说他朋友被人打了,让我们过去。我们到南关十字一KTV楼下。见“雄娃”在楼下等着,我们每人从车后备箱拿了一把刀到KTV五楼,“雄娃”指着一个人说就这个人,我们就打那个人,后拉下楼继续打,将那小伙往车后备箱推时,那小伙反抗挣脱跑了。后到雁滩大润发“涛涛”向“雄娃”要6000元,“雄娃”说过几天给。

14、马某某证实,2017年8月2日凌晨,“涛涛”接了个电话说“雄娃”让人欺负了,叫我们过去打个人。我、“涛涛”、谭某、“强强”、“浩某”、“盼望”、“和尚”、“岁地个”、“小天”、 “小勇”、田某某(马丙)、王某某(三眼)、“东子”、“腰子”分坐“涛涛”和“强强”的车到南关十字一KTV楼下,见“雄娃”拿着一根洋镐把说欺负他的人在KTV五楼。“涛涛”让我们从车后备箱每人拿了一把砍刀,我们坐电梯上楼时一女的把“雄娃”挡着不让上去,“东子”用砍刀架在那女的脖子上让她让开。我们到五楼“雄娃”指着一站在大厅的小伙说是欺负他的人,并把那人往电梯前拉,“涛涛”将那人一脚踏进电梯里,我们脚踢那小伙,“雄娃”用胳膊肘将那小伙殴打倒地,田某某在那小伙头上砍了一刀。到楼下后我们将那小伙拉到马路边,用脚在身上乱踏,用刀背在身上乱打。我们将那小伙往车后备箱推时,那小伙反抗挣脱跑了。后到雁滩大润发“涛涛”说跟“雄娃”要6000元,“雄娃”没有,等“雄娃”把钱转过来后给我们分。

15、田某某证实,2017年8月2日凌晨3时许,康某乙接了个电话说有个朋友被打了,我们过去帮忙,顺便挣个钱。我、“马某乙”、“三眼”、康某乙、“东子”、“腰子”坐“凯凯”的车,剩下不认识的六个人坐“强强”的车,到南关十字一KTV楼下,康某乙和一个手拿木棒的小伙说话后,我们每人拿了一把砍刀上到KTV五楼,将一男的殴打后拉下楼继续打,我们将那小伙往车后备箱推时,那小伙反抗挣脱跑了。

16、被告人石某的供述,2017年8月2日凌晨3时许,和“马乙”、“何甲”、“何乙”、“周乙”喝酒时,见微信聊天群里女友乔某某发了和不认识的人在KTV喝酒的小视频,我吃醋就叫他们四个到KTV包厢。我和“何甲”进去说找个姓杨的,一喝多的男子和我吵起来,向我扔了两罐啤酒砸在我脖子上,我准备和他吵,被服务员和“马乙”拉了出去。在大厅里我和KTV的一工作人员吵起来,在吵的过程中我给“尕明”打电话让他叫些人过来帮忙。我们离开KTV给“尕明”打电话,他说人已经联系好了,我从车后备箱取出木棒,后来了十几个穿黑色短袖T恤的人,我让他们到KTV,乔某某堵住电梯门不让上去,一穿黑衣的人拿砍刀架在她脖子上,乔某某吓坏走了。我们到KTV见向我扔啤酒罐的人在大厅里,“尕明”叫来的十几个人直接动手打,有几个拿的砍刀。他们把向我扔啤酒罐的人拉到马路边打,又往一辆越野车内拉,没拉住那人跑了。我和“尕明”联系来的“涛涛”和两个不认识的人到雁滩大润发附近,“涛涛”问我要6000元招呼他的朋友们喝酒,我说过一两周打到他卡里。

17、被告人谭某的供述,2017年8月2日凌晨3时许,和康某在一起时,康某接到“张乙”的电话说石某被人打了,让我们过去看一下。我开车拉着康某、“小天”、“小勇”、“潘某”、“碎地个”、“和尚”,“强强”开车拉着“马某乙”、“马丙”、“三眼”、“浩某”、“东子”、“腰子”到南关十字一KTV楼下,石某拿一根木棒招呼我们上楼打人,我从车后备箱拿了把砍刀,“小天”拿了木棒,其余人把剩下的砍刀拿上,我们到5楼见石某、康某、“腰子”、“东子”、“马某乙”、“马丙”、“三眼”打一男的,我和“潘某”、“浩某”也跟着打。我用刀背在他身上砍了一下,又朝他身上踢了两脚。石某把那男的拉进电梯并用拳头和胳膊肘打,“马丙”朝那男的头上砍了一刀,康某在他身上踏了一脚。石某把那男的从电梯拉到马路边,“马某乙”用刀背在他身上砍了一刀,“三眼”也用刀在那男的身上砍了一刀,石某用木棒打他身上,“马丙”也打了。“马某乙”、“马丙”、“三眼”把那男的往车上推时,那男的跑了。

18、被告人康某的供述,2017年8月2日凌晨4时许,“尕明”给我打电话说石某被人打了,让我带些人过去帮忙打架,石某会给一些钱。谭某开车拉着我、“盼望”、“岁地个”、“小勇”、“和尚”,“强强”开车拉着“浩某”、“小天”、“马某乙”、“马丙”、“三眼”到南关十字一KTV楼下,见石某拿着一根洋镐把,我们从各自车上一人拿了一把砍刀,我朋友“东子”、“腰子”也拿砍刀到跟前。石某说欺负他的人在KTV五楼,我们坐电梯上楼时石某女朋友挡着不让他上去,“东子”用砍刀架在他女友脖子上让她让开。我们到五楼石某指着一站在大厅的小伙说是欺负了他的人,并把那人往电梯前拉,我将那小伙推到电梯前,一脚踏进电梯里。谭某、“盼望”、“马某乙”、“马丙”、“三眼”、“浩某”、“东子”、“腰子”拳打脚踢那小伙,石某用胳膊肘将那小伙殴打倒地,“马丙”在那小伙头上砍了一刀,将其头砍流血。到楼下后我们将那小伙拉到马路边,石某、我、谭某、“强强”、“浩某”、“盼望”、“和尚”、“岁地个”、“小天”、“小勇”、“马某乙”、“马丙”、“三眼”、“东子”、“腰子”用脚在那小伙身上乱踏,用刀背在他身上乱打,“强强”用刀刃将那小伙背上砍破。石某让我把他吓唬一下,我就给“马某乙”、“马丙”、“三眼”说把那小伙拉车上找个地方活埋,他们将那小伙拉到车前往后备箱推时,那小伙反抗挣脱跑了。后到雁滩大润发我让石某给6000元给帮着打架的人分,石某让我等两天。

19、刑事判决书,2018年5月7日、11月16日、11月20日,田某某、马某某、王某某、杨某某因本起犯罪事实被判刑。

综上,被告人谭某参与持械聚众斗殴三起;被告人党某参与持械聚众斗殴二起(判决书认定的第1、2起);被告人康某参与持械聚众斗殴二起(判决书认定的第1、3起);被告人郑某某、魏某参与持械聚众斗殴二起(判决书认定的第1、2起,其中第2起已被判刑);被告人石某参与持械聚众斗殴一起(判决书认定的第3起)。

针对公诉机关的指控、被告人的辩解及辩护人提出的辩护意见,根据本案的事实和证据,本院评判意见如下:

经查,恶势力是指经常纠集在一起,以暴力、威胁或者其他手段,在一定区域或者行业内多次实施违法犯罪活动,为非作恶,欺压百姓,扰乱经济、社会生活秩序,造成较为恶劣的社会影响,但尚未形成黑社会性质组织的违法犯罪组织。恶势力一般为三人以上,纠集者相对固定。成员较为固定且符合恶势力其他认定条件,但多次实施违法犯罪活动是由不同的成员组织、策划、指挥,也可以认定为恶势力,有前述行为的成员均可以认定为纠集者。

本案被告人谭某、党某、康某有纠集他人参与聚众斗殴的行为,均可以认定为纠集者,虽多次实施违法犯罪活动是由不同的成员纠集,但成员较为固定为被告人谭某、党某、康某及杨某某、马某某等人。上述被告人等人经常纠集在一起,以暴力、威胁等手段,在兰州市城关区区域内多次实施持械聚众斗殴违法犯罪活动,滋事生非、肆意殴打他人、持刀威胁劝阻的人,肆意损毁他人驾驶的出租车,为非作恶,欺压百姓,且被告人谭某和杨某某多次参与实施违法犯罪活动。被告人谭某、党某、康某及杨某某、马某某等人公然藐视国家法纪和社会公德,动辄持械在公共场所、交通要道聚众斗殴,聚众斗殴人数多,规模大,造成他人人身损害、车辆损毁,破坏社会公共秩序,引起社会秩序混乱,对人民群众安全感造成影响,扰乱社会生活秩序,造成较为恶劣的社会影响,系恶势力,所实施的聚众斗殴犯罪行为也系恶势力惯常实施的违法犯罪活动。

关于被告人谭某对九州大道与北滨河中路丁字路口的犯罪事实定性提出异议的意见。

经查,本起犯罪事实系卢某某与裴某某因某娱乐会所楼下聚众斗殴的事,产生不服及报复心理,双方再次相约聚众斗殴,当裴某某逃跑后,被告人谭某等人聚众殴打的故意并没有中止,追赶、拦截裴某某乘坐的出租车,在市内交通要道上实施了殴打他人的行为,并肆意损毁出租车,斗殴的犯罪故意贯穿整个犯罪行为过程,扰乱了公共场所秩序、公共交通秩序,其行为符合聚众斗殴罪的构成要件,应以聚众斗殴罪定罪处罚。

关于被告人党某辩解在某娱乐会所楼下没有打人,未发生械斗及被告人康某、郑某某、魏某辩解在某娱乐会所楼下没有参与聚众斗殴以及辩护人提出在该起犯罪事实中被告人康某不具备犯罪故意,也没有与他人形成共同犯罪的意思联络,被告人郑某某未参加聚众斗殴,不是积极参加者,不构成犯罪,被告人党某属从犯,被告人魏某起次要作用的意见。

经查,各被告人在纠集时言语中有斗殴之意,并持械赶到案发现场,主观上有聚众斗殴的故意,属于明知是犯罪还积极参与。帮助可以是物质帮助也可以是心理帮助,各被告人赶到案发现场无疑起到了坚定、助长同案犯意志、气焰,强化犯罪心理支持的作用,主观上有共同犯罪的故意。聚众斗殴罪的实行行为包含聚众行为和斗殴行为,本起犯罪事实的双方都有聚众行为和斗殴故意,斗殴行为可以表现为双方均实施,也可以一方实施、另一方被动挨打,还包括一方逃离现场,另一方追逐等,只要双方或者一方采用暴力方式进行殴斗,都是斗殴行为。故本起犯罪事实符合聚众斗殴罪的构成要件。综合全案来看,被告人党某不属从犯,被告人郑某某、魏某是积极参加者。

经查,本起犯罪事实系被告人石某通过被告人康某等人纠集其他涉案人员,被告人康某有纠集他人参与聚众斗殴的行为。

关于被告人郑某某及辩护人提出起诉书指控郑某某参与的九州大道与北滨河中路丁字路口的事实郑某某已被判刑处罚的意见。

经查,被告人郑某某因该起犯罪事实已被判刑处罚,起诉书也认定被告人郑某某系在判决宣告以后,刑罚执行完毕以前发现漏罪,建议数罪并罚。

关于被告人石某辩解在某公馆楼上没有殴打被害人及辩护人提出被害人有过错的意见。

经查,被告人石某在乾昌大厦五楼某公馆滋事生非,与被害人解某发生争执被人劝开后,通过被告人康某等人纠集他人冲入某公馆内殴打解某后又将解某强行拉至楼下路边继续殴打。被害人无刑法意义上的过错。

本院认为,被告人谭某、党某、康某及杨某某、马某某等人经常纠集在一起,以暴力、威胁等手段,在兰州市城关区区域内多次实施违法犯罪活动,为非作恶,欺压百姓,扰乱社会生活秩序,造成较为恶劣的社会影响,形成了以被告人谭某、党某、康某为纠集者,杨某某、马某某等人为主要成员的恶势力。被告人谭某、党某、康某、郑某某、魏某、石某持械聚众斗殴,破坏社会管理秩序,其行为均已构成聚众斗殴罪。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谭某、党某、康某、郑某某、魏某、石某聚众斗殴的事实和罪名成立,本院予以确认。被告人谭某、党某、康某、石某在聚众斗殴中有纠集行为,系首要分子,被告人郑某某、魏某积极参加聚众斗殴,系积极参加者。被告人党某、郑某某在判决宣告以后,刑罚执行完毕以前发现漏罪,应数罪并罚。被告人魏某在缓刑考验期限内发现漏罪,应当撤销缓刑,数罪并罚。根据被告人谭某、党某、康某、郑某某、魏某、石某犯罪的事实、性质、情节和对于社会的危害程度,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九十二条、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六十九条、第七十条、第七十七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7年11月16日起至2023年10月11日止。)

被告人党某犯聚众斗殴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原判故意伤害罪有期徒刑二年,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六年六个月。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7年9月12日起至2024年3月11日止。)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7年11月16日起至2022年10月11日止。)

被告人郑某某犯聚众斗殴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原判故意伤害罪有期徒刑一年二个月,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7年12月4日起至2021年6月3日止。)

被告人魏某犯聚众斗殴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原判故意伤害罪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一年,撤销缓刑部分,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8年10月25日起至2022年4月24日止。)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7年11月16日起至2021年4月10日止。)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甘肃省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一份。

来源: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原标题:《【兰法2020·优秀裁判文书】省级一等奖的裁判文书了解一下!》

Leave a reply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